党建文化
当前位置: 党建文化 >> 党建文化
金陵医脉(13)——赵国英:首创治肝病一、二、三号系列方
发布时间:2016-09-22
 

 【编者按】赵国英(19111977),浙江平湖人。青年时师从浙江地区“中医泰斗”焦作霖,五年后独立开业行医,为南京市中医院组建时引进的民国时期的中医名将之一,在肝病治疗方面颇有研究,并形成自己的治疗体系,首创治肝病一、二、三号方,救治了大量肝病患者,名震全国。

 

师从浙江“平湖地区中医泰斗”,为南京市中医院建院时的十大名将之一

赵国英进入私塾后开始自学中医,并表现出对中医的超凡热爱,其父虽是中医,但医界名气不高。13岁时,父亲将他送至平湖寡过医馆学医拜焦作霖为师。

    焦作霖何许人也?赵国英的儿子幼年曾听父亲提起过多次,“寡过医馆是当时浙江东部的重点中医学校,焦作霖属于当地‘医斗级’人物。”赵国英儿子回忆说。

师从焦作霖5年后,赵国英便开始在浙江当地四处游医,并在当年开设了人生中的第一家诊所——赵昌年诊所,卖药看病忙得不亦乐乎。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郎中。

     1936年赵国英经人介绍来南京在当时的国民军委会医务所担任了中医医官。后抗日战争爆发。1937年迁往重庆。据悉,当时在重庆伪军委会就职的医官除了他以外都是留洋归来,只有赵老是“草头帮”(过去对中医医生的俗称),受排挤和冷眼自然少不了,这样的处境也让赵老断了“长期安营扎寨”的念头。1941就在重庆“庆余堂”自行开业,同时也汲取了四川地区医学流派的长处。在当地站稳了脚跟。业务日益增长。

    1945年,抗日战争一结束,赵老就收拾行囊来到南京发展,并在现今的山西路和丹凤街一口气开了“同心堂”和“百灵药号”两家赵国英中医诊所,“赵国英”三字的影响力也慢慢在金陵地区“走红”。

    19561月起被南京市卫生局聘任南京地区公费医疗特约中医师,因疗效显著收到各界关注,同年6月,南京市中医院正式成立,南京地区有名望的中医在招录中基本被“一网打尽”,名望颇高的赵国英自然在列,“当时中医院建院共有十多位非常有名的中医,赵老是其中之一。”市中医院专家于思强回忆称。

    市中医院成立后不久,南京市卫生局便委托其参与组建西学中医研究班,南京地区的西医都要进入这个班学习中医理论,赵国英作为研究班的辅导员讲解中医理论临床辨证施治,“作为民国政府时期的都市、解放后的南京市中医院,一定程度上代表的是国家级水平,当时全国的中医都非常仰慕南京的中医,学习班除了南京的西医,北京、天津等地区的西医也分批前来学习,应该说,当时赵老等在全国名气都很响亮。”赵老为此评为优秀辅导员 于思强说。更值得欣喜的是,赵老的家人还保留着赵老当年做辅导员时候的讲课笔记。

 

首创肝病系列方,一天“接应”百来位病号

    进入市中医院后,赵老作为大内科医生,胃病、肝病等所有内科疾病都看,并在1959年,与我国现代中医肛肠学科奠基人和开拓者、市中医院肛肠科创始人丁泽民合写了《中医治疗痢疾》、《中医治疗阑尾炎36例分析》等学术论文。

    1958年后的“三年自然灾害”,南京等全国多地区肝病病患异常之多。市中医院根据整体布局和建科需要,又加之发现赵老对消化系统之肝胆疾病研究颇深,于是决定由其领军组建肝病专科门诊,不久后,赵老又牵头成立了市中医院肝病研究所。

随着赵老诊疗肝病的知名度的不断提升,南京周边地区的病人也闻声而来,中医院肝病科每天可谓门庭若市,赵老根据诊疗效果好的病例分析研究逐渐形成自己的治疗体系,并申报科研课题,传染性肝炎、慢性肝炎、肝硬化腹水,成为市中医院肝病研究所的主要研究项目。

“当时肝病门诊半天就有100多位病人,药房抓药都来不及。”于思强回忆说,在此情况下,赵老又想出一个新招,拟定肝炎病协定处方,中药房成立肝炎病用药小组,打包分成三种剂型,分别为肝炎一、二、三号方,包括汤剂、丸剂和散剂类、膏剂类四种。例如肝炎汤剂类一号方,用于治疗急性肝炎,中药成分包括茵陈、虎杖、蒲公英、板蓝根等;二号方用于气滞血瘀型慢性肝炎病人,中药成分包括柴胡、白芍、青皮、玄胡、当归、丹参等;三号方主要用于早期肝硬化及肝炎恢复期,中药成分包括太子参、茯苓、芡实等。而肝炎丸剂类三种方包括柴胡疏肝丸、和肝软坚丸、清肝和中丸等;膏剂类两种方包括甘温养肝膏、滋阴疏肝膏等。

    临床医师根据赵老开的肝炎三号方辨证分型,随症加药。但这还不能满足日益增多的患者需求,尤其大批的慢性肝炎病人,门诊、药房常常忙得的下不了班。

 

院内常收到锦旗的专家,治阑尾炎主张保守辩治

赵老患有高血压病史,加上工作忙碌,1966年,赵老突发中风,半身不遂。但他并未就此放下工作。赵老儿子回忆说,当时医院为照顾赵老身体,只安排他上半天班,但他时常忙到下午两点才回到家中。而到了家也歇不下来,很多上午没看完的病人也跟着他登门求医,另外还有很多亲戚朋友找他看病“吃小灶”。“赵老的性情比较忧郁,但对病人非常负责任和有耐心,很多病人都很喜欢他。”于思强回忆说,上世纪六十年代,锦旗还是个稀罕物,但赵老的诊室内挂了十多面,是当时院内收锦旗最多的医生之一。

时值文革期间,赵老儿子赵耀池高中二年级,停课在家三年,常有自己的父亲协助伺诊,也积累了不少父亲传授的知识,后赵老儿子在农村作了多年的赤脚医生,他说和父亲协诊的经历给他的赤脚医师路深渊的影响。

    肝腹水,在现代医疗中,皆采取抽水方式减轻病人痛苦,但在当年,这样的病患到了赵国英手中无需受皮肉之苦,而是给出“消水丹”剂方,将人体内的毒水、废水排出。剂方中黑白丑头末、甘遂两种草药都有一定毒性,一般医生不敢用,但赵老用得“得心应手”,原来他在给病人服用此方时还需配以米汤或者参汤,如果病人是寒症就用红参,热症就要用西洋参,不寒不热就用白参,这是因为“消水丹”剂方会使患者失水太多而体虚,服用参汤可以补充人体所需。让赵国英的儿子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是父亲用一个两毛四分钱的一剂药方治好了一个生命垂危的腹水患者,“病患是一个部队军官,患严重乙肝和肝硬化,此前去过多家医院求治均告没有办法,但吃了父亲开出药方后,身体逐渐好转,没多久就回到工作岗位上。”于思强说:赵老首创治疗一、二、三号系列方,暨是当时门诊肝癌患者应接不暇,想出的应急之举操作简便易行,又是赵老治病方法多的体现,这只是他治肝八法经验,令人佩之。

    赵国英不仅擅长治疗肝病,治疗阑尾炎也有“独门秘笈”,主张保守治疗,而是让患者服用薏仁、乌一木香、败酱草、金银花等为主的中药剂方,病人每两小时喝一次药,一般三天后阑尾疼痛就会消失。

于思强说:赵老用药最独特之外还在于喜欢用花类的药,比如佛手花,可以理胸中之气,胸中不适,它是必上之药;胃气作胀,厚朴花必上;嗳气、肝气不顺,绿梅花必上;两肋胀痛,代代花必上;乳房胀痛,玫瑰花必上;头顶胀痛,白菊花必上等。这是“金陵医派”又一特色。可效仿可复制

 

 

                                本报通讯员  李珊

(感谢市中医院专家于思强及赵国英之子  赵耀池 对本文所作贡献)

Copyright 2017 © www.njszyy.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南京市中医院版权所有 恒网—承建 苏ICP备15015610号
地址:南京市大明路157号